部落國留學:用心拜訪,這個被選為2018全球十大新興旅遊景點的地方

劉烱錫/海洋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董事、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台東縣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總幹事
[2017-12-03]

台東近日被Booking.com選訂為2018年全球十大新興旅遊據點,憑甚麼?我認為好山好水好天空是要件。

台東開發較晚,我1994年來任教時,找到故鄉嘉南平原被污染破壞前的感覺,生態自然,還可以「摸蜆兼洗褲」。20多年來,台東人改變國家既定的產業東移與環島高速公路網政策,確立台東縣以農業、觀光、文化、體育立縣。即使20年來幾任縣長強推焚化爐、東砂西運、知本濕地開發、核廢料貯存場、美麗灣渡假村等政策,天佑台東,幸好都被擋下來。說台東縣的生態環境是全國第一名,實不為過。

光是寬闊無污染的海天一色、田野山景就很吸引人,池上的伯朗大道、金城武樹算是代表。5年前,我帶農委會前主委彭作奎教授從池上的山坡俯瞰那一片上千公頃的稻浪,他感慨說道1999年因堅決反對農地蓋農舍而辭官的過往。我則分享,若萬安社區在1996年沒有啟動社區總體營造,形成社區生命共同體,這裡也已像宜蘭被蓋了一棟棟各國風味的豪宅和民宿。而南島社大在2002年在這裡開設生態社區營造課程,25個學員繳費,20人全勤上課,事後還成立台灣第一個有機村的過程。

但我也看過某些熱門景點把農村變商圈,逐漸消失了魅力。一切以顧客至上,迎合遊客的作法,社區這樣做值得嗎?為了搶生意,親友反目,豈得不償失。許多內聚力較夠、主體性較強的部落寧可讓遊客在外面就好。問題是,導入旅遊產業對鄉村確實有留住人口的效益,難道部落不宜發展旅遊嗎?

我常帶學生進入部落學習環境倫理、生態知識,在台東近郊與南迴線,外地人要進入部落前,通常要在部落外進行Palisi祭儀,由祭司懇求那些跟來的遊靈們到此為止,然後祈求神靈保護並賜福來賓。當祭司施法時,須全體肅靜,念禱聲、蟲鳥聲、風聲約3、5分鐘之後,那些吵吵鬧鬧或拼命滑手機的同學才開始用心聽話,學習用不同視角看世界,體驗多元文化之美。目前很多推動生態文化旅遊的部落也採用這種方式,保護社區安寧,也給遊客不同感受,例如aljungic部落的古道生態旅遊等。(註:aljungic曾被記作阿朗壹、阿塱衛、安朗衛、安朗、安朔)

台東人在1998年捨南橫國道高速公路而就南迴公路改善政策後,經過規劃設計、環評、施工,金崙大橋已在今年10月通車,而最關鍵的草埔到安朔隧道則估計在2019年貫通。若全面改善並通車,從高雄市到台東市區可縮短約1小時為2.5至3小時,屆時推測從南部進入台東的遊客將大幅增加,造成社會與環境的衝擊。

筆者建議,西部來的遊客經南迴公路通過草埔隧道而進入東台灣之後,別急著離開,在純淨的山海景觀之前,請公路總局設置休息站,讓遊客停下來放鬆、欣賞、深呼吸之外,也請aljungic部落長老以傳統的palisi祭儀為人們驅邪祈福,或是讓遊客依自己的信仰敬拜這片神聖的領域,例如請當地牧師祈求Namati(上帝)保佑大家。

 達魯瑪克古明德頭目為來訪遊客在守護神前驅邪祈福。

 來訪學生經由驅邪祈福儀式保平安。

出處: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71203/1252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