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國留學:尊重部落主權、做好傳統領域保育最重要

劉烱錫/海洋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董事、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台灣森林認證發展協會常務理事
[2017-10-08]

行政院賴清德院長日前拍板林務局大部分併入環境資源部,但造林生產與遊樂部份併入農業部。筆者認為,與其組織改造延宕不決,不如讓各單位儘速就定位做事,在此給賴院長按讚。但不管林務局各單位歸屬哪個部會,希望都能以國際共識的Conservation為原則。

這個外來語,台灣翻譯為「保育」,中國翻譯為「保護」,不管就字義或政府過去的作為,都有違Conservation的精神,不但侵犯原住民人權,原本可永續利用的自然資源擺著不利用也是浪費,呼籲賴院長在組織調整時,能加以導正。

猶記得2000年8月,筆者到茂林鄉搶救調查原住民生態文化,先在Tanateka(多納)部落參加小米收穫祭,在當地警察家裡,有人端出一條約四十公分,已蒸熟的高身鯝魚,請大家品嚐,我知道該魚種被列為珍貴稀有的保育類野生動物,未動筷子。隔了一週,在Opono’ho(萬山)部落,我吃到一種碎魚肉和甲酸漿的碎葉一起蒸煮的料理,吃了一碗後,鄉長到我面前問「教授,我們的高身鯝魚,保育得好不好吃?」。我認為這個笑話是對殖民政府的嚴重控訴!

當時農委會公務員和學者委員們不知這物種是花東與南台灣的優勢物種,且是原住民文化的顯要動物,未經原住民同意就把牠列為保育類。雖然現在高身鯝魚已列為一般類了,但十幾年過去,我國仍以「保育」之名而行非conservation之實。

永續性(sustanability)是conservation的核心意涵,永續利用為其主要手段,但資源有匱乏疑慮時,得採取preservation(保留不利用)或restoration(恢復生態環境或生物族群)的手段。根據聯合國原住民權利宣言,部落人民永續利用其傳統領域自然資源的權利是固有的,不是國家給予的。

筆者參加IUCN (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2016年在夏威夷舉行的四年一度大會,conservation也須顧及人權,跳過原住民權利所實施的片面conservation並不符合環境正義。很顯然,我國內政部下的國家公園管理處、農委會林務局、退輔會森林保育處所管理的原住民傳統領域都仍不符合這樣的要求。希望這些單位納入環境資源部時,能趁機改革,先尊重部落主權,再培力部落永續利用傳統領域資源,以發達部落經濟,進而傳承語言與文化。

事實上,上述自然資源管理單位也都有培力部落的作為。問題在於我國2006年實施原住民族基本法,聯合國2007年通過原住民權利宣言,乃至我國2009年簽署聯合國人權兩公約後,這些管理單位仍未依法調整國家公園法、森林法等。如此,社區林業、自然資源共管、里山里海等政策的好言美意,若不從本質上尊重部落主權,就像中國不尊重台灣人民的主權一樣,再怎麼「放利」,大多數台灣人仍不敢領教。

許多公務員聲稱尊重部落主權,但苦無具部落主權代表性的窗口可以對話。我認為,我國部落自我治理體系早被殖民政府解構三、四個世代,現在哪個部落沒有政治派系、宗教信仰、經濟利益等矛盾呢?停留在雞生蛋或蛋生雞的矛盾而虛耗時間,不如學習澳洲政府,秉持尊重,採取做中學、學中做的行動研究精神,不管從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著手,自然資源管理單位切入,或從衛生福利部,都可以培力部落重建。

部落培力到可初步自我治理的程度,便可進階到公法人層級,導入更多部會的資源長期穩健地培力部落,相信這樣做,以森林為例可申請成為FSC認證的永續利用林地,而有助於發展部落自然資源與生態旅遊產業之外;部落土地與海域也可申請成為IUCN的原住民自然資源守護區(ICCA,Indigenous People and Communities Conserved Area),這將使台灣成為保護區面積佔比最高的國家,成為環保典範,台灣再不被世界看見也難。

 作者指出,conservation(保育)環境也須顧及人權,跳過原住民權利所實施的片面conservation並不符合環境正義。

作者指出,conservation(保育)環境也須顧及人權,跳過原住民權利所實施的片面conservation並不符合環境正義。

 作者指出,conservation(保育)環境也須顧及人權,跳過原住民權利所實施的片面conservation並不符合環境正義。

出處: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71008/1218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