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國留學:​​​讓fayan再生,推動都蘭灣為南島親海文化教育園區

劉烱錫/海洋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董事、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台東縣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總幹事
[2017-11-5]

蔡英文總統在11月2日在索羅門群島國會以「永續南島‧攜手共好」為題發表演說,數度提及索羅門群島Taumako島人來台協助馬蘭部落重建消失約百年的fayan文化,身為此一計畫主持人,多少覺得欣慰。

這次在海洋台灣基金會的大力支持下,邀請索羅門群島航海能手Simon Scalopuka等5人在8月19日抵台,我每天兢兢業業,深怕若仍無法克服多年來的困境,成功啟航的話,不知這個計畫還能不能走下去。還好,索羅門朋友不但把經驗技能能帶來,還呼求祖靈相助,我們終於在9月5日完成首航任務。在此要感謝索羅門駐台大使Joseph Waleanisia(王哲夫)的相挺,Kolas Yotaka立法委員的協助,以及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補助部份經費。

南島民族普遍稱呼航海神為laka、lata等,船為bangka、vaka等,東海岸阿美族人對帆船則另有別名fayan,這種以麻竹、刺竹為材料,以黃藤綁縛竹管為前彎後平的船身,再以林投葉、芭蕉、馬尼拉麻、苧麻等纖維所編織的四角形順風帆,分布於台灣、菲律賓、越南等南島民族早期的遷居地,可能與南島民族四、五千年前從台灣遷出的航海工具沒有很大不同。

中央研究院劉益昌研究員的研究指出,菲律賓呂宋島北方挖掘到的4200年前玉器來自台灣,且與同期的都蘭灣遺址同款式,當時都蘭灣的人口比現代還多,聚落遍佈目前海拔約四、五十公尺處的海岸,綿延一、二十公里。他認為都蘭灣是當時最大的遺址群,南島民族的祖先極可能從此區域遷出。

都蘭灣在南島民族遷移史可能曾扮演關鍵角色,可惜考古人力不足,短時間仍無法充分考證。筆者居住台東二十多年,歷經一波波觀光飯店開發與史前文化資產、環境生態、原住民權益的抗爭。其中,黃金海渡假村位、棕櫚灣渡假村就坐落於富山遺址群而引起關切。

黃金海渡假村下方,緊鄰海岸的杉原海水浴場,則於2004年經台東縣政府BOT標出,興建美麗灣渡假村。業者得標後,縣府配合擴大建蔽率、容積率之外,還切割一塊0.9965公頃,讓其免環評先動工、擴建、亂倒廢棄土等,2007年1月遭環評委員決議停工罰鍰,縣府卻不執行,我們才以台東環保聯盟名義在4月底到立法院予以舉發並提起行政訴訟,直到2016年3月該項環評終於無效定讞。如今,業者稱要解約,台東縣政府有意仲裁,縣府估計可能要賠償超過10億元。

都蘭灣的杉原小海灣是堪稱是最浪靜的內灣,孕育出細砂的環境,是過去都蘭、加路蘭、石川、馬蘭等部落常停棲竹船的地方,1960年代後還新形成刺桐部落,捕魚苗是重要產業。杉原海灣在1980年代成為台東縣立海水浴場,是很多台東人留下回憶的好地方。南島社區大學自2003年推動東海岸親海文化重建課程,在這裡舉辦三次傳統竹船競技,直到今年在索羅門朋友協助下,我們在這裡練習操帆,終於完成古帆船的首航任務。

南島海洋文化是我國有別於大陸中國的在地文化,都蘭灣更是南島民族遷移史的重要文化資產,但近百年來的殖民教化統治,阿美族海洋文化目前已非常式微,期望政府的文化部門能看見並加以搶救,將都蘭灣轉型為南島海洋文化園區,若能拆掉美麗灣渡假村,杉原灣將可作為園區的核心基地。

近年來台灣雖有環境教育、海洋教育,但校長與老師常以安全為由,不太帶孩子就近體驗山海生態,恐是我國教育的大倒退。再者,華人文化一直以黑水溝、水鬼、鬼月看待海洋,何時才能從這些陰影走出來?相信全民向阿美族人學習尊敬大海母親,像索羅門人從小把海洋當樂園,乃至學習帆船,航向世界,將非常有助於台灣邁向一個永續的未來。

 9月3日在都蘭灣練習操作馬蘭古帆船(fayan)

 馬蘭古帆船的四位首航員──2位馬蘭部落人2位索羅門人。

出處: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71105/1235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