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國留學:​​​不可承受之重的中國文明

劉烱錫/海洋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董事、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台東縣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總幹事
[2017-09-24]

台北市文山社區大學李明哲先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被捕失蹤177天後,以顛覆該國政權罪被起訴,於9月11日在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審理,他不但多次認罪,還感謝該國「文明辦案」。文明是多麼不可承受之重啊!

話說文明的起源,各洲大平原中生活不知幾千年的部落社會因為某些因素,不斷侵略併吞其他部落與領域後,加上集約農業的發展,人口越多越聚集,形成城邦,這個城邦化過程稱為civilization,早期包括美索不達米亞、黃河流域、中美洲、南美洲等。為了管理動輒上萬、數十萬、數百萬的人口與事務,各城邦都發展文字系統,日文與中文特別翻譯為文明。但到底有文字之後,人類福址是邁向光明,還是更加黑暗?

受過識字教育的人,很常用「野蠻」字眼歧視沒有文字文化的人群,甚至認為這群人沒有知識。殊不知,這些不靠文字記錄的人,往往頭腦清晰,講話有邏輯之外,還很博聞強記;以我過去接觸數十個台灣部落的長老為例,上自天文,下至地理,人名、動植物名之外,連數十年前在哪個地方抓到哪隻野獸都還記得?有些人很有哲理,說他們是蘇格拉底在世也不為過。

當歐亞大陸小型而有親情倫理的部落社會被消滅後,繼起的是充滿殺戮與奴役的城邦階級化社會,自由已不可得,人們尊天敬神的環境倫理也無所依靠。這種狀況下,自然森林與濕地被汙名化為蠱毒瘴癘,被蕩然開發為農田,野生動物被剝奪棲息地之外,還被歧視為毒蛇猛獸或害鳥害蟲。走到二十世紀,已釀成全球暖化、物種滅絕、環境危機。

顯然,文明帶給人類的福址,遠不及身家不自由與環境的災難。數千年來中東、歐陸、黃河流域的文明不知已大規模屠殺多少回。所幸歐洲在十五世紀開始文藝復興,繼而在十八、九世繼確立民主、自由、平等、博愛的新價值。二十世紀歷經兩次世界大戰後,1948年以人權為本成立聯合國至今,台灣雖非聯合國會員國,人民奮鬥三、四十年後,終於告別威權統治,成為亞洲自由人權的典範,相較於中國與北韓人民還活在「文明國度」,我們何其有幸!

 

出處: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70924/120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