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國留學:馬蘭古帆船開啟南島海洋文化之路

劉烱錫/海洋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董事、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台東縣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總幹事
[2017-09-10]

馬蘭部落在海洋台灣文教基金會邀請五位索羅門Taumako島民的協助下,以他們帶來的林投葉編品與椰子殼製的繩索,根據部落口述型式縫製風帆,經過不斷改進,順利上下捲動、左右拉動風帆,終於在9月5日中午,駕著北風,從卑南溪口外海駛進部落旁海岸,完成首航。Taumako島是索羅門最偏遠的小島之一,居民約五百人,仍無電力與網路系統,島民仍維持著原始的生活模式,嬰兒還不太會走路就開始在海邊玩耍、游泳,小孩晚上多半聽故事到睡著,在地知識與技能透過口述與實作傳承。這次由小兒科醫師Simon Scalopuka先生在8月19日帶隊抵達台灣,搭了三十多小時國際班機抵達桃園機場,一下飛機就開始找檳榔,讓同為檳榔文化圈的我們倍感親切。Simon醫師在2014年放棄首都Honiara的舒適圈,攜家帶眷回部落推動文化傳承與傳統醫療,組成年輕人工作團隊,與台灣一些不從事本身部落文化重建的原住民籍學者很不同。Taumako島人也是南島民族,語言、文化和台灣原住民相近,也用黃藤綁牢建物與船體,因此駕輕就熟地幫我們修整船身。女孩子特別會編織,但要縫製風帆時,仍以男士為主。我們根據台東馬蘭部落口述資料所縫製的風帆與繩索,仍不易拉動,幾經修改,9月2日下午,終於順利上下捲動,那一瞬間的照片,風帆週遭竟然出現白光,我LINE給朋友看,有人懷疑是我後製;9月3日在海邊升帆練習時在主桿與上橫桿也出現奇特的藍光,我詢問Simon醫師,他說這些應是他祈求祖靈降臨的結果。他爸爸是祭司,他從小就傳承這項本領,即使受醫學訓練,仍維持一個可與祖靈溝通的自然人身分。他說在暗夜裡跨島航行時,需要呼求祖靈以光影告知遙遠島嶼的方向與位置。甚至暴風雨阻隔前進時,也可呼求祖靈,請求暴風雨轉向。Simon醫師這種「神話」好像是我從前聽到達魯瑪克部落耆老告訴面前擋路的百步蛇,拜託借路一樣。不過,他們一直很篤定,上下捲動與左右拉動風帆也好,海上操作帆船也好,我們沒有他們的從旁協助,不可能順利啟航。他說他們從小就在海裡長大,海是兒童的樂園,是提供食物的母親,也是結婚、探親、交通的道路。誠如來台東三天鼓舞我們的索羅門全權大使Joseph Waleanisia先生在啟航典禮之後,告訴我們,希望Taumako 島民參與馬蘭部落古帆船文化重建的深度交流能成為兩國外交的典範。如此,相信台灣可以早日成為海洋文化的國度。

馬蘭部落在索羅門Taumako島人的協助下,根據部落口述型式縫製風帆完成首航。圖為9月2、3日在風帆順利上下捲動時發出奇特光芒。

 索羅門大使(中著紫色上衣者)至台東為工作團隊鼓舞士氣。

 操作順暢的馬蘭部落古帆船,在9月5日中午,從卑南溪口外海駛進部落旁海岸,完成首航。

 

出處: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70910/1200725